官洲地鐵站附近的大排檔聚集區有村民在路邊招徠食客 羊城晚報記者 鄧勃 攝
  廣州國際生物島游客漸多,島民迴流“理直氣壯”做各種買賣——
  羊城晚報記者 梁爽
  廣州國際生物島(以下簡稱“生物島”)擁有一條被譽為“羊城最美綠道”的綠道網,這條總長近11公里的環水綠道,將僅有1.82平方公里的生物島變成“騎行聖地”,每逢周末,前來騎車、游玩的市民常達兩三萬人次。
  綠道雖美,卻也滋生了意想不到的問題。記者10日上島暗訪,發現島上無證經營、違建現象嚴重。部分島上的村民在沒有獲得營業許可的情況下,在島內做起了單車出租、餐飲服務等小生意,甚至將企業用地占為己有——一些本計劃用來建設生物技術研發基地的地塊,已成了草莓田、魚塘、大排檔。
  游人“養大”無證排檔
  10日中午12時許,生物島攬勝園外聚集了眾多前來游玩的廣州市民,他們大多帶著孩子前來,在公園外的草地上放風箏、吹泡泡,路邊有許多“走鬼”搭起臨時攤位,自然形成了一個風箏“集市”。實際上,這片草地不是公園,而是政府收儲用地,將吸引科技項目進駐。而這裡的“走鬼”幾乎都是生物島“原住民”。
  官洲地鐵站附近則集中了數十家大排檔,均為無證經營。中午時分,有人拿著招牌在路中間招徠食客。
  市民陳女士和朋友帶著孩子在大排檔就餐。“剛剛帶著孩子租了自行車游綠道,在這裡找地方吃午飯,下午還可以去公園放風箏,我們在這裡可以玩上一整天。”陳女士說。與陳女士一樣,許多市民並不關註這些餐館是否無證經營,也並不瞭解草地的用地性質。這些都不妨礙他們為了方便光顧這些無證排檔。
  花完補償款失地農民回島
  在生物島的星漢一路,有一片大約3萬平方米的空地,沿路大約四五百平方米的空地被綠色的網包圍起來打地基,工地旁邊有一間新建的平房,那是官洲村村民老徐(化名)的新家,一家人今年元旦剛搬過來。
  “1998年,這裡拆遷,讓我到外面住。現在房租這麼高,我上哪裡找房子住?只好向親戚朋友借一筆錢,回來生物島。”上世紀90年代,老徐家被拆遷,當時有兩種徵地補償方案,一是提供回遷房,二是提供補償款。老徐當年選擇了拿補償款,一家9口人中共有4人滿18歲,按照8萬元/人計算,獲得了32萬元的拆遷補償款,這在當年不是一筆小錢。老徐一家多年一直租房,如今無法支撐高企的房租,加上生物島還有大量空地未建設,眼見村民們紛紛回來建房、做生意,老徐也隨大流回到島上,占了一片空地準備開大排檔。
  但老徐所強占的土地,早已被生物科技企業“益善生物”通過政府拍賣合法獲得,將要建設高科技的技術研發基地。
  有關部門決心管管
  據有關部門統計,島上有30-40家大排檔、30-40家單車出租檔口是無證經營,其中九成以上為官洲村村民搭建。“去年開始,綠道的游客多了,村民就開始買車放在路邊出租。島上沒地方吃飯,村民就在村內開大排檔,自己的‘地盤’開滿了,就蔓延到我們已經征收的國家收儲用地上,城管也管不了他們。”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表示。
  記者瞭解到,生物島同時受廣州蘿崗區(原)和海珠區管理,是一塊“飛地”。生物島原為海珠區的官洲島,2000年獲准立項建設國際性的生物技術研究及生產基地並正式命名“廣州國際生物島”,成為廣州高新技術開發區的一部分,其行政管轄權由海珠區移交給廣州經濟技術開發區蘿崗區(原),但屬地上仍屬於海珠區。目前島上仍有大約20萬平方米的地塊未完成徵地拆遷工作,遺留著大約60戶官洲村“原住民”,他們在自己的“地盤”上做生意,還吸引了島外村民回島經營並不斷擴大“陣地”,造成如今的亂象。
  村民違建已嚴重影響生物島的建設進度。記者向有關部門瞭解到,有關部門將採取措施打擊無證經營和違法搭建行為。“這是一個很艱難的工作,”有關負責人表示,“我們計劃從已征收地塊下手,一步一步地改善這種亂象。”編輯:王銳  (原標題:廣州國際生物島游客漸多 島民迴流無證經營、違建)
創作者介紹

團聚

yp96ypnhy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